当前位置:首页 >> 张维迎

人物专栏

呼吁废除一切形式的产业政策

发稿时间:2017-02-10 11:18:13   来源:新浪财经   作者:张维迎

  新浪财经讯:8月25日消息,今日,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6夏季高峰会”在陕西省西安市举行。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在演讲中表示,人类认知的局限和激励机制的扭曲,意味着产业政策注定会失败,更像是一场豪赌。他主张废除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,政府不给任何行业、企业特殊政策。

  张维迎用人类历史上的重要创新来说明,创新是不可预见的。如蒸汽机、火车、汽车、飞机、激光、计算机等的发明和商业化都是没有预料到的。

  他表示,延伸开来,我们同样没有办法对产业创新做任何规划,中国搞一个产业政策意味着这其实是盲人骑瞎马的豪赌。他反问道,如果技术和创新是可以预料的,那我们不需要企业家,只需要政府官员就行了。正因创新不可预料,所以我们需要企业家的判断力和警觉,不断试错。

  制定产业政策可以靠官员吗?张维迎具体解释道,政府官员不具备企业家的警觉性和判断力,即使有也没有企业家那样的激励,不能依靠官员来制定产业政策。“如果官员意识到某样技术的重要性,那这个技术一般已经过时了。”

  张维迎举了个例子,此前有段时期政府曾大力发展显像管技术,投资了数十亿美元花在显像管的生产线上,结果还没装配好,技术已经过时了,显像管完全被淘汰了。

  那制定产业政策可以靠专家吗?张维迎说也不行,因为专家也许有所必须的硬知识,但是没有敏锐性和创新必须的软知识。

  那制定产业政策能不能靠企业家呢?也不行,张维迎表示,我们现在说的企业家已经是成功了的,但是过去的成功不是未来的指路灯。

  那当前依赖政府官员来制定产业政策会带来什么后果?张维迎表示,政府官员的激励机制和企业家激励机制完全不同,企业家失败了,自己承担责任,官员失败了只会推卸责任,更多的是回避个人责任,而不是承担风险。

  他指出,所有被政府列入重点扶植的产业一定会产能过剩,不做到完蛋不会罢手;另外,产业政策创造出权力租金,导致出现企业家的寻租行为和政府官员的腐败,其实那些大量从政府拿钱的企业根本不可能是创新的企业。

  “创新的不可预见意味着产业政策一定会出现错误,如果支持了不该支持的企业和产业,但政府官员却不愿承认错误,因为那会暴露自己的无知。当产业政策出现失败后,政府还想办法去掩盖,给项目更多投资,结果呢,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从无知走到无耻。”他说。

  张维迎的结论是,人类未知的局限和激励机制的扭曲,意味着产业政策注定会失败,产业政策只会阻碍创新,不可能激励创新。企业家跟着政府产业走,那不可能是创新的企业家。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,他们需要的是自由公平的法制环境,而不是什么产业政策的扶持。现在有些企业家向政府争取的政策其实是给自己的特权,而不是给其他所有企业家平等的权利。

  因此,他主张,废除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,政府不给任何行业、任何企业特殊政策。

人物介绍

张维迎,2002年至今北京大学校长助理,2006年至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,经济学教授,北京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和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研究所所长。1959年出生于陕西省吴堡县,1982年西北大学经济学本科毕业,1994年获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,1984-1990年曾在国家体改委工作。在牛津大学读书期间,师从诺贝尔奖得主JamesMirrlees教授和产业组织理论专家DonaldHay,主攻产业组织和企业理论。致力于推动中国大学体制的改革、特别是商学院教育体制的改革。2003年北京大学教师体制改革方案的主要设计者。1999年开始任学院副院长。2005年任学院常务副院长。2006年9月8日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。主要著作:《企业的企业家-契约理论》(1995)张维迎《博弈论与信息经济学》(1996)  《企业理论与中国企业改革》(1999)  《产权、政府与信誉》(2001)  《信息、信任与法律》(2003)  《大学的逻辑》(2004)  《论企业家》(2004再版)  《产权、激励与公司治理》(2005)  《竞争力与企业成长》(2006)  《价格、市场与企业家》(2006)  另有数十篇中英文学术论文在国内外权威期刊发表。